您当前的位置:
宜搜小说 历史军事 大道问鼎正文

第七十二章 半弦

 

 

小说:大道问鼎| 作者:杜醒|
    无限的死寂中,一声铮然凤鸣如刀剑冲入凤玉衡脑海,一刹那驱散尽了心神间的漫天迷障。

    凤玉衡大吼一声,拼命甩开匕首,疯狂地扑过去抱起少年的身子,不顾一切地向他背心渡去生机。

    承渊正斜倚在石壁上看着好戏,见此不由眉梢一挑,微露讶异。居然真的清醒过来了?

    凤玉衡颤抖着抱紧少年失去知觉的身体,手脚发麻。他含恨向四周空旷处扫视,凄厉喊道:“承渊!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“动作倒快。”承渊漫不经意地抬了抬眼,看凤玉衡趁他晃神这片刻功夫险之又险地维系着那具身体的生机,却懒得打断。毕竟伤重至此,仅凭凤玉衡用灵力勉强维持,也只不过是垂死挣扎,算不得事。

    承渊微微一笑,再次取代陆启明现身于凤玉衡的视野之中;而凤玉衡只觉双臂间陡然一空,陆启明已同时消失无踪!

    一瞬间凤玉衡慌得心魂飞散,发疯般地在原地四处摸找,“启明……启明!”

    哪里去了?快救他啊!

    承渊抬步走到一旁,颇有耐心地俯身拾起匕首,回头不疾不徐笑说:“不是你刚刚要与我说话吗?既然要见我,自然就找不到另一个时空的他了……这些,你也记起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,不行,”凤玉衡恍惚地看着自己满手血迹,脑海几乎全然一片空白,“让我救救他……我必须要救回他,我必须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必须?”承渊轻笑一声,眼神戏弄,“那究竟是因为陆启明不能死,还是他不能——死在你手上?”

    被他所激,凤玉衡双目充血地抬起头,只觉自己一生都没有像此刻这样疯狂地憎恨一个人。

    承渊毫不理会,只是垂眼欣赏着匕首饱吸真血后通体鲜红透亮的光泽,道:“你虽然取得是他的凤凰真血,但不也一样能用吗?况且这可是血脉最纯净的凤族,你又是在他即将涅槃的时候抽取,效果比预想还要好得多呢。”

    凤玉衡崩溃地大喊一声,不惜代价地催动灵力就要纵身向承渊扑去。

    “你可要想清楚,”承渊装作要往后避的样子,笑道:“只要在我们两个身体范围之外,这空间可都是同一个。你当心勿要把石壁震塌了、先把他给埋进去。”

    凤玉衡僵硬地停住,压抑地喘了口气,颤声道:“承渊,你杀我吧,你要想杀人就杀我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你?”承渊惊奇地看向他,好笑道:“你的命又怎么能跟他比?再者说,我若要杀你早就杀了,留你到现在,自然有留你的用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取出一支洁白玉瓶,把匕首刃尖搭在瓶口,慢慢将吸取的血液收入瓶中,边续道:“我杀谁或是不杀谁,都是很有讲究的。我知道你们很多人都说我做事自相矛盾、毫无来由,那可真是天大的冤枉,我当然一直是有明确目的的……就比方说陆启明,他就早看出来了,而且还主动帮了我一个大忙,想不到吧?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”凤玉衡恨极道,“你以为我还会信你?!”

    “那可说不准啊……好了,”承渊仔细将瓶盖封好,晃了晃,然后一抬手便将玉瓶向凤玉衡高高抛过了去,笑道:“这可是好东西,莫要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凤玉衡脑中嗡地一声,下意识扑过去将那瓶血液小心翼翼接住。他脸色惨白地捧着玉瓶,双膝一软便跪倒在地,几近要被满心痛苦逼得发疯。

    承渊则遗憾地敲了敲匕首,只能将之丢到一边。他就知道临时炼制的东西就指望不了它能有多稳定。

    承渊原先预计这匕首有七成的可能能用第二次,没想到只用完一次就彻底损毁,连之前附在上面的一缕分魂都跟着消散了。

    不过也无妨。凤玉衡虽感知不到陆启明,但承渊却看得清楚。左右陆启明不去理他自己就快要死了,也不必承渊再费一次事了。

    “三舅舅,”承渊又把心思放在了凤玉衡身上,道:“你怎么就不问问,我留你性命是做什么用?”

    凤玉衡抬头死死盯着承渊,张了张嘴,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不要担心,这次是真的为你好。”承渊眨眨眼,右手掌心忽而闪出一个洁白光团,外围光晕中渐渐显出一位年轻男子的身形。

    凤玉衡整个人霎时僵住,失声喊道:“元昭?!”

    承渊微笑道:“临走前我抽去了他一魂三魄,若是不及时还回去,难免有魂飞魄散之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承渊!”凤玉衡厉喝打断,咬牙道:“你休想再骗我!元昭涅槃时大祭司就在近旁,如果,如果你……他又怎会发现不了元昭的异样?”

    “这种话说出来,你自己信吗?”承渊摇了摇头,道:“你以为他不知道吗?你以为没有他们那些人的帮助,四年前的我就能瞒过你们整个凤族?”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,”凤玉衡强自按捺住自己心中的震颤,喃喃道:“那天元昭明明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信就算了,”承渊轻巧一笑,道:“反正我要这魂魄可没什么用,那就索性散了罢。”说着,他指尖一转,作势便要将那团光晕碾碎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凤玉衡恐惧地扑过去试图阻止,旋即意识到自己的动作,终是惨然道:“……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正要说,是你太没耐心了。”承渊不出意料地得到了他想要的反应,也不再逗弄凤玉衡,笑道:“听着,我要你做的事很简单,无非是请你现在立刻离开古战场,然后把这个——”说到此处,承渊取出一盏护魂灯,将那团白色光晕放了进去,递给凤玉衡,“好好带回凤族。”

    任由凤玉衡惊疑不定地接过,承渊只一笑道:“你没听错,就是这么简单。等到你回去,一切忧虑都将不复存在,你的儿子也好,妹妹也好,都会安然无恙……只需要你带着这两件东西回去。”

    这两件东西……

    凤玉衡低头看去,右手中是带着元昭灵魂气息的魂灯,而左手握着的玉瓶……他手臂不禁一颤,瓶中血液随之摇晃,那微小的颤动透过瓶壁传递到掌心,却仿佛是世上最恨最重的一刀直刺入心脏。凤玉衡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已冷成了冰,或者是一只被黏上蛛网的猎物,狼狈得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启明呢”凤玉衡再开口时,意识到声音干哑至极,连他自己都觉陌生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?”承渊笑了,道:“他死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凤玉衡被雷电劈中一般地一颤抬头,慌道:“我刚刚已经做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哦,我不是指现在。”承渊摆了摆手,笑道:“但他总要死的,而且那一刻很快就要来了……还是你以为凭你就能从我手里把他救走?”

    “……无论如何,”凤玉衡下意识重复道:“无论如何,我绝不可能丢下他不管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承渊脸上笑容蓦然收起,一拂袖便重新将凤玉衡手中的玉瓶与魂灯夺走,指着那处角落道:“那你就去救他吧。”

    凤玉衡猛地转头看去,那少年的身影终于又一次出现了——他阖着眸子躺在那里,苍白的面颊了无生气,令凤玉衡的心脏狠狠一揪,本能地立刻便试图伸手去救——却扑了空!

    他分明看到陆启明就在那里,却无论怎样都触碰不到;那只是一个虚影!

    “明白了吗?你根本没有这个能力,任何人都没有。”承渊在他身后淡声道:“何况他的伤势你也已清楚,救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,”凤玉衡眼睛依旧盯着那可望而不可及的少年,心神颤抖,自语道:“我可以把我的内丹换给他,我还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放弃自己性命救回他?”承渊挑眉,道:“这样也好。等你死了,我便再杀他一次。而你既然不理会我的好意,那这瓶血和你儿子的魂魄也都没什么用了。到时候你,陆启明,凤元昭凤泠如全部死个干净,确实很好。”

    承渊说着,垂手将两个物件皆搁放在地面,退开几步,目光玩味地看向凤玉衡。

    凤玉衡缓缓回头,余光里玉瓶与魂灯俱闪烁着幽深的微光,像极了毒蛇的眼睛;命悬一线的少年静静躺在另一侧,周身暗影笼罩;而他自己则跪坐于正中,仿佛那条泾渭分明的线。

    凤玉衡忽然间浑身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“没错,看来你已经想到了。”承渊幽幽叹道:“要么四人都死,要么舍弃其一,救回另外三个。”

    凤玉衡僵硬低下头,身体禁不住地颤抖。

    “三舅舅,”承渊终于露出了一个充满恶意的笑容,问,“你要怎么选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回到之前。

    识海空间依旧寂静沉寂,仿佛外界的任何皆不存在。

    意识强弱必然要受肉身衰败的影响,即便以陆启明神魂也无法例外。然而承渊分魂觉出周围的压迫感越渐虚弱,精神却愈加紧绷。

    分魂早已看出了陆启明不惜一切的决心,更清楚最后的那一刻才是他最具威胁之时。可惜外界本体对这一切毫无知觉,有心算无心之下,说不得真要毁了这稳胜之局。

    承渊分魂的心思,陆启明能猜到几分,却已不再在意。他冷眼看着外面那具身体的血液一滴滴流尽,就像在看着一个无关之人。

    时间已在倒数,陆启明全部的心神都在等待着将临的最终。除此以外的任何,都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一如他此前说过的。

    纵使陆启明这个意识不复存在,他也一定要彻底杀了承渊。无论是为了自己,还是其他所有人。

    却就在下一刻。

    对峙间陆启明与分魂同时一顿,齐齐向虚空那处望去,只见——

    耀眼的金红光辉骤然洒遍,庞大的凤凰虚影穿越时空壁障而来,一刹那打破僵持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

推荐本书    收藏本书


  

宜搜小说为您提供玄幻魔法、武侠修真、都市言情、历史军事、网游动漫、科幻小说、恐怖灵异等在线小说阅读、搜索平台。

Copyright 2009-2015 宜搜小说 Incorpora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